剪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穷一代交班富二代如何交接聚财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10:39 阅读: 来源:剪板机厂家

14日下午,扬子创业讲堂联手南京德才人力资源公司,在南京湖南路狮王府“市企业家联合会”举行家族企业“富二代”如何顺利接班的主题活动。参加活动的成员均是南京大大小小民营企业老总,有的是企业的原创者“穷一代”,有的是即将接班的“富二代”。针对“穷一代”的创业拼搏和“富二代”如何接班,两位嘉宾以自家企业中父子间的观点理念碰撞,坦率表达了接班过程中的困惑。与会企业家立即参与其中,有的从企业角度,有的围绕父子感情作了热烈的探讨。

南京市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副主任崔彦斌介绍,目前国内民营企业中,只有30%能成功交接。在职业经理人市场不成熟、诚信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民企接班不仅是庞大的社会工程,也体现强烈的紧迫性。

故事一:“富二代”炮轰父亲“独裁”

父子争执不可开交

夏涛的父亲曾留学法国,是国内第一批研究雷达的高工。1999年退休后,他拉着从效益非常好的单位辞职的儿子夏涛,共同投资10万元创办“华雷电子科技公司”。

创业的前3年,公司从小门面发展到大办公室最后到整层租赁写字楼,迎来创业的鼎盛时期。当时,大国营企业吃不了的业务,都纷纷流向“华雷”这种小公司,“华雷”因为有夏工这类专业技术人才,几年间公司的资产达到两千多万,拥有150多名员工。

父亲从辉煌跌进低谷

“作为未来的掌门人,我每分钟都在思考:怎样接过父亲的班?”41岁的夏涛开门见山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带领企业走向成功、壮大的是父亲,但后来将其推向崩溃边缘也是他。夏涛随后饱含感情愤怒“控诉”了他们父子的创业争执。

创业前三年夏涛对父亲充满崇拜,甚至还刻意模仿起父亲的做派。但2005年起,父亲把大量资金投入买地建造厂房。夏涛立即感到不对:科技型的公司不适合建厂,大笔资金套进厂房可能是个失误。

当他把自己的直觉告诉父亲时遭到强烈反对,更为雪上加霜的是,父亲先前签定的几个大订单突然间没有了踪影,公司顿时陷入僵局。

当过兵、也在大公司工作过的夏涛终于与父亲矛盾爆发了,此后双方的争执日盛一日。父亲此时也利用自己绝对的技术优势,对儿子实行管卡压。最令他生气的是,父亲为了权威,竟置公司的利益于不顾,彻底伤了他的自尊心。

父亲牺牲公司利益

危急之时,夏涛利用自己的人脉谈了一笔业务:一套产品要价85万元,成本只要投入35万元,公司可以获得50万元的救命生意,而且对方今后会把后续订单都给他。不料父亲竟把该单业务要价提高到160万元,摆明了不想做此单。结果,这笔业务及其后续业务达千万元以上的利润,都与公司失之交臂。

不想恋战的夏涛向父亲提出,把自己的股份抽走重新置业,遭到反对。父亲在随后的很多公开场合给“有野心”的儿子难堪,表示自己宝刀不老能干到80岁,放给儿子的权限只有2000块钱的签字权等。

“每个人一生都不可复制,我成为不了父亲,他也不可能成为我。父子情、上下级的矛盾困扰着我,我们在管理和决策上分歧太大,甚至水火不容,导致我在随后的几年里几乎把全部精力放在公司的内耗上。常常身心疲惫,心灰意冷。”

一山难容二虎

夏涛又举例“控诉”父亲的专横:2007年夏天,父亲有次出差前交代儿子:公司里的事不要管得太多。当时公司有项业务需要加班加点,一位采购员骑着一辆自备自行车,每天顶着太阳跑。夏涛以公司的名义给他买了一辆捷安特电动车,2800元,比他的权限超出了800元。他认为如果父亲在,一定会鼓励他体恤员工。

谁知父亲回来后大声斥责道:给你一点权你还真敢用啊?最后是夏涛自己掏腰包化解了即将爆发的父子矛盾。

父亲在公司里绝对的权威让儿子一次次受伤,在自己家的企业里,夏涛常感到自己像个边缘人,游离于公司门外。父亲有次在酒桌上说“一山不能有两虎”,这让他不寒而栗。

事业与亲情的交织,他无所适从。他常想:我有这样的父亲,应该自豪还是悲哀呢?在企业的运营中,眼看着他把企业一步步带入死亡地带,作为儿子究竟应该阻止还是唱赞歌?

“当员工们企望的眼神落在我的身上,我感到焦灼不安,我找不到答案!”为了应对公司的危机,夏涛父子都把自己的住房在银行作了抵押,好在父亲终于认识到自己可能存在失误,已把先前投资的土地卖了,换回了周转资金;而夏涛也因把周围的客户得罪光了,不得不远赴河北寻找新的业务——因为,父亲终于让他管理公司的业务了。而对于交班,父亲从来没提过。

故事二:“富二代”全力融入企业

想在父亲企业融入现代管理

80后的史飞平去年从英国留学回来,开始接触父亲在高淳老家开的“南京敖广日用化工公司”,他学的是电子商务,操作公司业务时,就发挥自己特长先从发展国外业务着手。

对于父亲,他与夏涛的感受相反:父亲靠拼搏打下江山,他经常在一天疲惫的工作之后,再召开公司全体销售员会议,到夜里12:00后才休息。史飞平对父亲在崇敬之余,希望通过努力融入现代企业的科技和管理,把父亲的江山再做大些。

迄今他做销售9个月了,公司生产的卫生杀虫剂出口到了非洲和南美洲;眼下他正积极拓展公司的季节性洗化产品,组建了“外贸部”。他把外贸部搬迁到南京市,按他的话是“让社会掂量自己”,同时也规避可能产生的父子矛盾。

一年交流弥补了感情

父亲年轻时什么苦都吃了,经过近十年的努力,公司在经营和管理上都具有一定规模,父亲的目标是公司年产值达到3亿元时,就把企业交给儿子退休了。而留过洋的史飞平却认为,他要把自己的新思想和新技术运用到现代企业管理中。

“工作近一年,和父亲争执多了,相互了解也多,感情比任何时候都深厚。”史飞平回忆,父亲创业时自己刚上幼儿园,那时起父亲的事情似乎永远做不完,父子俩很少交流。

但他在县城读书准备高考时,父亲却做了一件让他想不到的事:每天不管多晚多累,父亲都会准时在他晚自习到家前与母亲一起回到临时的租屋里,默默陪儿子挺过高三。

为企业开拓新空间

期间父子俩经常谈起公司,儿子常冒出很多新奇的想法,与父亲的争执也多起来。有一次,为了公司营销方案,两人从下午下班前一直争到晚上睡觉,双方争得面红耳赤,谁都不让步。“第二天早晨起床,他还是我爸,我还是他儿子。”这一年的交流让两代人对家族企业的认识充分了。

“父亲是一个很强势的人,我也属于不示弱的。”史飞平说,喜欢挑战的两代人时常碰出火花,父亲是目标,也是鼓舞。他现在选择公司从未触及的领域自己打拼,已能看到一线曙光。

“穷一代”怎么看?

可以给子女股份,但不强求接班

第二届南京市中小企业主高级研修班学员孔维定,他是“穷一代”的创业代表,他出生在高淳农村,14岁时与另外两个小伙伴,瞒着家人借钱买回一条水泥船跑运输。现在做的服装企业有700多名员工,还涉足房地产。

对夏涛讲述的问题,他表示:我们的上一辈对我们的创业没有帮助,现在我们富了,子女还在上学。所以我鼓励他们选择自己的事业,做得好能自立,我就不强求他接班;等我们年纪大了就把企业卖掉,好享享清福。如果子女看中了我的企业,我就会帮助他接班。

第二届中小企业主高级研修班班长陈福星:我也出生于农村,我年幼时什么苦都吃过,企业已成为国内最大的食品添加剂厂。我女儿在上大学,我鼓励她走自己的路,但我将从企业里给她一些股份,保障她生活。我以为,夏涛的苦恼是两代人沟通不够造成的。儿子如果对父亲的经营直接提意见,个性要强且获得过辉煌的父亲可能会很难接受。夏涛完全可通过第三者劝说。

外国家族企业如何选接班人

国际调查机构麦肯锡的一项关于家族企业的研究结果表明:全球范围内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其中只有大约30%的家族企业可以传到第二代,能够传到第三代的家族企业数量还不足总量的13%,只有5%的家族企业在三代以后还能够继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欧美企业:接班人从基层做起

欧美家族企业的最初几代接班人,都身体力行从基层做起,例如IBM创始人老托马斯·沃森的儿子小沃森,生性风流,不爱学习,但二战之后,小沃森加入IBM,从基层推销员做起。1956年老沃森正式将权力移交给小沃森。与子握手的镜头出现在《纽约时报》上,这时IBM已是美国排名第37位的大公司。

又如小威廉·克莱·福特是福特家族的第四代传人。这个家族极为富有,每个人都需要会计公司来管理自己的钱。尽管如此,小福特在1979年加入公司,从产品计划分析员做起,又在美国和欧洲分公司制造、销售、市场、开发和财务等多领域任职。从1999年起开始担任公司董事长。

日本企业:兼顾任人唯贤和任人唯亲

在日本,为防止嫡系子孙不孝导致家业衰败,很多家族企业都收德才兼备的养子以继承家业。丰田汽车第一任社长、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传位的对象都是养子。

从日本对家族的概念、对天皇的尊崇来看,日本更多地保留了从汉唐沿袭过来的宗族制遗风。当这种精神渗入民族性,并反映到企业管理之中时,就体现了企业传承的独特风格。

日本因为注重家业的传续,而不是单纯看重血缘的延续,对宗族纯正问题没有顽强的坚持,而是更加注重选贤选能。所以很多日本企业有养子,养子和女婿都是“外姓人”,但只要才华出众一样可以继承家业。

日本家族在家族财产继承方面向家业的主要继承者高度倾斜,而不会平均分配给多个继承人,从而使整个家业保持完整,集中了竞争力,所以日本的百年老店远多过中国。

但是目前日本很多大公司也采取家族后人进入董事会,而另聘贤能担任日常经营的方法,这一点和西方有雷同之处。

六道2游戏

爆破挑战

演义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