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庆男子在广南高速持枪劫人质被当场击毙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9:24:07 阅读: 来源:剪板机厂家

重庆男子在广南高速持枪劫人质 被当场击毙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地点 广南高速苍溪段圆山子大桥

“砰”的一声,一男子倒在一辆银白色豪车后轮下。一名女士随即从后面惊慌地爬出来,光着双脚,不断哭喊。

昨日上午9时许,警方成功处置了这起发生在广南高速苍溪段圆山子大桥上的持枪劫持案。47岁的嫌犯张富明13日下午沿广南高速向苍溪方向行进,毒瘾发作的他沿途多次开枪向高速公路上的车辆射击,并劫持同车的前女友,最终经过一夜对峙,警方成功将嫌犯击毙并成功解救人质。

?

2个小时内,他在这条高速路上开了3次枪,哪个超过他就开枪射击。由于处置难度大,现场100多人与嫌犯对峙了整整一个晚上,12个小时后最终将嫌犯击毙。现场共有3名狙击手设伏,警方还动用了价值36万元的高音频喇叭。

现场探访 没有掩护屏障处置难度极大

昨日下午,在苍溪警方带领下,华西都市报记者再返事发现场。现场位于广南高速公路苍溪境内的园山子大桥,距离苍溪县城两公里左右,从南充方向过来,距离园山子隧道大约150米远的大桥中间。下车徒步大桥,60多米的高架上让人有些害怕。桥边还有一些矿泉水瓶和烟头,事发处,高速公路中间的水泥护栏上还是很多血迹,据说正是张富明被武警击中后,仰面倒地,头部正好碰在护栏上,加上头部被击中,血溅护栏。

越野车停在园山子大桥中间,前方过了园山子隧道就是苍溪县城,桥下是60多米的深谷。当天晚上,警方封锁的南充到苍溪的半幅通道没有掩护屏障,正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场地,给警方处置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枪顶人质 狙击手果断击毙嫌犯

昨日上午9时,经过一夜对峙,现场接到紧急处置命令,3名狙击手子弹上膛,一辆防弹运钞车派到现场,径直开向劫匪乘坐的越野车。“呯”的一声,运钞车用枪向越野车射入催泪弹。很快,越野车冒起浓烟,越野车的车门打开,嫌犯张富明,用枪顶着人质头部,向越野车后转移。

这时一声闷响,苍溪县武警中队的狙击手果断开枪,嫌犯横倒在大桥上,头部碰上中间护栏。

警方提供的视频显示,枪响后,从车后跑出那名妇女,黄衣红裤,光脚,脸色苍白,搂着腹部,很惊恐的样子。很快两名特警上前把她搀扶过来。

手枪两支 现场子弹6发弹壳8枚

嫌犯击毙后,处置人员提上灭火器,将越野车上火苗扑灭。法医赶往现场勘验。紧急处置前,来往两边车道全部封闭,过往车辆提前分流。半小时后,清理完现场,中断近13个小时的广南高速公路恢复正常通行。

据广元市公安局的通报,狙击手将嫌犯击毙,成功解救人质。现场提取手枪两支,弹夹两个,子弹6发,弹壳8枚。在苍溪县公安局,华西都市报记者见到了现场提取的手枪和子弹,“这枪做工精细,像是从东南亚一带流入我国的。”

据调查,嫌犯张富明是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有多年吸毒史。目前,报警人受轻伤仍在医院,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他的人质:

记者昨日在苍溪县第一人民医院外科病房内见到了被劫持的人质杨欢(化名)。衣着时尚的她,长发显得有些凌乱。

见到有记者不断涌入病房,她立即从床上起来到外面的楼道里面对窗户站着,一言不发。记者们试图跟她交流,但最终无果。突然发现一名记者悄悄拍了一张背影照片后,她立即跟进病房并强烈要求删除照片。据身边的民警介绍,自事发并被解救到医院来之后,杨欢几乎不说话,除了喝了一点水外也没有进食。

记者综合各方信息得知,26岁的杨欢是张富明的前女友,两人曾同居过,并有一名7岁小孩。杨欢事后向警方陈述,张富明染上毒瘾后,她多次规劝未果,就离开了张富明,并重新交了一个男朋友。而这辆还没上牌照的越野车就是杨欢的新男友的。

前天下午3点过,张富明打电话给杨欢,要求杨欢从重庆开车到遂宁市蓬溪县去接他。杨欢一口拒绝,张富明威胁要回重庆杀杨的全家。杨欢无奈只好从重庆出发来接张富明,大约在下午6点从蓬溪县上了成南高速公路,但由于路不熟悉,误入广南高速。 华西都市报记者苏定伟罗思章

亡命之路

13日15:00嫌犯要求杨欢来接自己

13日18:00嫌犯和杨欢误入南广高速

13日18:40嫌犯毒瘾发作向行人开枪

13日21:00嫌犯第3次开枪并劫持人质

13日21:10警方抵达现场部署行动

13日23:00 3名狙击手到位设伏

13日24:00嫌犯要求提供车和毒品

14日凌晨启用高音频喇叭喊话劝降

14日9时发射催泪弹,嫌犯下车几秒钟后狙击手开枪,嫌犯被毙。

一路开枪

谁超车他就朝谁射击

“两个小时内,他在这条高速路上开了三次枪,哪个超过他就开枪射击。”苍溪县公安局政委张远昨日向华西都市报记者介绍,13日下午,当时杨欢开着车,张富明坐在副驾位置,他多次朝超车的人射击。

第一枪

伤者以为是血管爆裂

张远介绍说,13日下午6点40分左右,在西充北站附近,一辆车超过张富明的车后,张富明便举枪朝对方射击。南充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长赵明介绍,被袭车辆上有两人,张富明举枪击穿被袭车辆的副驾驶玻璃,打穿乘客的手臂后,击中腹部。被枪击的乘客称当时听见一声像鞭炮的声音,还以为是在放鞭炮,未引起警觉,随后发现自己身体在流血,认为自己的血管爆裂了,去医院检查才知系枪伤,急忙向警方报警。“伤者虽然伤势严重,但目前已脱离了生命危险。”

第二枪

击碎对方车辆玻璃

开枪后,张富明的车辆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疯狂前行。在南部县定水收费站路段,又有一辆车超过越野车,张富明再次举枪射击,击碎对方车辆玻璃,所幸这次没有人员受伤。被击中车的司机向高速路交警报案,交警一看是枪弹痕迹,立即向阆中公安局刑警大队报告。当晚8时30分左右,越野车开到苍溪境内的园山子大桥停了下来。越野车为何停在园山子大桥中间?警方初步了解的情况是车没油了。

第三枪

子弹反弹后擦过腹部

在这里,张富明开了第三枪,击中了路过的陈晓兵。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苍溪县第一人民医院外科见到伤者陈晓兵。陈晓兵说,当晚9点过,他和朋友驾车经过事发地时,一辆没有牌照的银白色大奔歪斜着摆在路面,头部撞在桥边的护栏上。“黑暗中,车上后排座位有人向我们招手。”他说,同行的一个朋友是做汽修的,以为这辆车子需要帮助就停了下来,准备对其车辆状况进行询问。不料,该男子持枪连射两发子弹。朋友以为是谁家死人后放鞭炮,不以为意。接着,一辆大货车从另一个车道相向开来,越野车内的人又向货车护栏打了两枪。子弹射在货车的车厢板上反弹击在陈晓兵身上,这一次子弹从陈晓兵腹部擦过,弹壳还留在他衣服上,一行人才大惊失色,慌忙报警。记者见到陈晓兵时,他左腹子弹擦过的伤口清晰可见。“过了一个晚上,现在回想起心里还在颤抖啊。”

一夜对峙

嫌犯要水、毒品、车

据广元市公安局通报,13日21时28分,苍溪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了报警。约10分钟后,苍溪警方赶赴现场,由于雾大、处置难度大,现场100多人与嫌犯对峙了整整一个晚上。

晚上9点

警方抵现场封道路挨户通知附近居民

苍溪县副县长、县公安局长吴长伟率公安、武警、医疗救护等部门赶到现场后,警方封锁了南充到苍溪的通道,用远射灯将奔驰越野车附近照得灯火通明,银白色的车身分外刺眼。“处置难度太大了!”苍溪县公安局政委张远介绍,当天晚上桥上是大雾,能见度不到50米远,“桥上没什么屏障作掩饰,更重要的是,我们担心人质安全,不敢贸然靠近。”警方只能在百米开外设伏。“搞不清楚车上到底有多少人,有几个嫌犯,几名人质。”高速公路右边住着几户人家,这里是苍溪县陵江镇洪梁村,村民张大爷说,当晚灯光把公路照得通明,高音频喇叭不停地劝告车上的人投降。这里距离警方处置现场不过千米,警方抵达现场后曾挨家挨户通知大家不要出门走动。

晚上10点

人质成“传话筒”3名狙击手就位设伏

这时,奔驰越野车后排窗子打开,人质伸出窗外,喊警方不要开枪,人质成了嫌犯的“传话筒”,一会儿要矿泉水,一会又要毒品和针管,晚上10点过,又要一辆车。就在妇女要这些东西的同时,还喊道:“要杀人了,救命!”。“嫌犯要的东西,我们都准备好了,放在奔驰越野车一米远的地方,可他就是不下车取,也没喊人质下车取。”张远介绍,根据现场情况,苍溪县公安局请求广元市公安局支援,广元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李敦双迅即向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侍俊,市委书记、市长马华汇报案情,并率武警、特警、刑警赶赴现场处置。稍后,广元武警支队两名狙击手赶赴现场,加上苍溪县武警中队一名狙击手,现场共有3名狙击手设伏,其中一名狙击手利用一辆小轿车作掩体,另外两名狙击手以大桥中间护栏为掩护体,选择最佳点位设伏。

昨日凌晨

动用特殊喇叭多套方案未能奏效

从昨日凌晨起,处置现场还动用了价值36万元的高音频喇叭,“一是向嫌犯喊话,二是让嫌犯在高音频喇叭刺激下,主动走出奔驰车。”据说,这种高音频喇叭曾普遍用于防索马里海盗,在高分贝刺激下,海盗不敢靠近过往船只。夜,越来越深,“要杀人了,救命!”妇女求救的声音越来越小。“你们赶快撤,把灯关了。”嫌犯在越野车喊话,异常狂躁。“你的问题不严重,先下车,我们保证你的安全!”警方为避免刺激嫌犯,关掉照明灯,现场一片沉寂。“咋个能调动嫌犯下车,我们想了很多套方案,可惜都没奏效。”张远介绍,大家只能静候天亮,等待处置的最佳时机。

他的过去

最后一次回家他将母亲赶出家门

在广南高速路抢劫被击毙的张富明是重庆沙坪坝人,他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昨天,记者从张富明的母亲和邻居处了解到,他之前跑过长途货车,后来入狱,出狱后一直在外闯荡。今年7月,他将母亲撵出了家门,母亲只有在外租房。昨晚,记者辗转联系上张富明的母亲李婆婆。接到记者的电话时,李婆婆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击毙的事。“他在外面做什么,我都不晓得,他从来不跟家里打电话。7月回来,还把我撵出了家门。”李婆婆告诉记者,她今年65岁,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就是张富明。李婆婆说,张富明小时候就喜欢打架,长大后跑过长途货车。他曾经因为摸包入狱,大约在监狱里呆了两三年。一般过年过节,张富明基本上没回过家来看望过母亲。2006年,他的父亲去世,他才赶了回来。

李婆婆说,张富明最近一次回家是今年7月,李婆婆还清楚地记得张富明一回来就将她撵出了家门。这套房子本是李婆婆利用拆迁赔偿款购买的一套房子,平时自己居住。但今年7月,张富明回家后就对着她一阵大吵,然后对她说:“你是不是我妈,给我滚。”李婆婆觉得很委屈,一人穿着拖鞋跑了出来,身上又没有带一分钱,无奈下还求助过交巡警。目前,李婆婆只有在外租房住。“他看上去老老实实的。”曾住在张富明隔壁单元的石阿姨,对张富明持枪抢劫,还有些不敢相信。石阿姨则告诉记者,张富明年轻的时候就会开车,而且自己有一辆小轿车,在邻居的眼中,张富明算是个“有钱人”。

石家庄箔绕机

沈阳电球

长沙钢质防火窗

吉林灯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