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缉毒先锋李荣亮-【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34:49 阅读: 来源:剪板机厂家

毒贩子很肯定地说,李荣亮的眼睛很毒,会看水

“烟枪一杆,不见炮声震天,打得妻离子散;锡纸一张,不见火光冲天,烧得家毁人亡。”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国际毒品大潮的泛滥和国内毒品形势的影响,在解放后销声匿迹几十年的植毒、制毒、、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在中原大地的河南省新蔡县、平舆县、安徽省临泉县一带滋生蔓延,发展迅猛。1999年春,在三县交界的三角地区妖艳的罂粟花一时铺天盖地,引起了国家禁毒委和国家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国家禁毒委将三县同时列为全国13个毒品重点危害整治地区,并对其实施挂牌督战。

2004年9月,国家禁毒委摘掉了新蔡、平舆、临泉三县毒品危害重点整治地区的“帽子”。从豫皖边集中扫毒行动到全国范围内的禁毒战争,在长达五年之久的缉毒战中,在豫皖边界新蔡县,出现了一位具有色彩的缉毒,他就是从普通派出所民警被破格提拔的现新蔡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李荣亮。

刚开始,作为一个刚入警不久的普通派出所民警,他之余就苦练捕捉毒贩的本领。在派出所工作4年间,他在没有任何情报来源的情况下,仅凭肉眼观察判断,就识别抓获过境毒贩1 14人,独立破获贩毒案件65起,查缴毒品4000余克,毒资40余万元:2000年、2001年县检察院起诉的涉毒案件中,他个人查获的就占半数以上;2004年8月,他被破格提拔为禁毒大队副大队长后,他一年就破获重特大贩毒案40余起,抓获吸贩毒分子百余人,其中六名贩毒分子被判处死刑。

有关他的缉毒,不同的人演绎出不同的版本,越传越神……

2001年2月20日早晨7点多,李荣亮像往常一样,沿着街慢慢跑步,不经意间他发现一辆车上坐了不少人,他性地上车扫视了一遍。

这时,坐在车后排的瘦高青年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猜测,这人肯定吸毒,而且他不是本地人。

这个地区几天前天气晴暖,如同阳春三月;前一天天气突变,如同倒春寒。此时,出行的人们又都穿上了棉衣,而那男子只穿了毛衣和夹克,冻得双手抱肩,这说明他肯定是离家较远还来不及添衣御寒。

一般外地吸毒人员到毒品重灾区来,八九不离十是来卖毒品的。

这样一想,李荣亮立刻上前询问。

这男子看了他一眼,便自称是西安人,叫马小飞,是个,来这找的。

李荣亮问他都带了些什么。

马小飞说,只带了一个包,啥也没带。说着,他主动掏翻衣袋,打开包让李荣亮看:一个黑色包,没有夹层,里面只有一条毛巾、一把牙刷和一袋牙膏。

李荣亮对自己的感觉很有信心,他只拿捏了一下牙膏,瞅了瞅,便说:“呵,中华牌子的,可是名牌呀!”

马小飞笑得很勉强,说:“算不上什么名牌。”

李荣亮说:“东西你装好,跟我到派出所走一趟。”

马小飞着急了,赶紧嚷开了:“你们这儿的欺负外地人,我要告你。”

公交司机见多了李荣亮的查毒本领,这时插话说:“,你也别蹦了,别喊了,亮哥叫你走一趟,准错不了,还是留点力气一会说事吧。”

到了派出所,李荣亮掏出马小飞的牙膏往桌子上一放,问:“多少个货呀?”

“嘿,嘿,”马小飞苦笑几声,“你都知道了,不就是20个(克)吗?”

接着,马小飞干脆来了个竹筒倒豆子——亮了底。

在李荣亮后来抓获的毒贩子中,不少人问李荣亮,听说你的眼睛很毒,会看水(黑话,即看出毒品),真的假的。李荣亮反问:“你说呢?”毒贩的回答几乎都是肯定的。

2001年10月31日上午,李荣亮查获了一个郑州毒贩王力,王力供述毒品是从龙口后周庄的周有仁处购买的。李荣亮便精心设计了一个诱捕行动。

下午1时许,周有仁接到王力的,说有个重要客户已到新蔡,想再要100个货,周有仁答应两小时后在临泉庙岔加油站附近交易。

当时刚下过暴雨不久,庙岔加油站附近到处被冲得沟沟坎坎,一路都是泥巴。

周有仁20多岁,当过兵,一米八几的个头。他是个十分狡猾的毒贩,故意选择了这么个四处不易隐蔽的交易地点,并且,他可以谨慎地站在车子过不去的土路上。

李荣亮和所长都不敢下车,因为周有仁认识他们,一下车就暴露了。李荣亮以穿着皮鞋无法从泥地过去为由,要周有仁到车里交易。

周有仁坚持在泥地交易,且只能由王力过去,否则取消交易。

考虑到毒贩已经生疑,李荣亮决定立即采取行动。他目测了一下距离,车距目标约100米,他有把握在16秒内冲到;如果王力继续用通话和他纠缠,自己应该能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抓住他。

所长同意了他的方案。

李荣亮拉开车门,使劲向前一蹿,箭一般地射向周有仁。在他转身欲逃时,李荣亮抓住他的左肩往怀中一带。

毕竟当过,周有仁训练有素,他立刻下蹲、转身,甩掉被李荣亮抓住的西服上衣,“金蝉脱壳”,溜了。

李荣亮也一个急转身,卸去了这一闪之力,以免被滑倒。此时,周有仁已逃出10米之外。李荣亮追了约200米,忽然看到一条10多米宽的大沟拦住了去路。

看着周有仁瞬间,李荣亮想也没想跟着跳了进去。

哪知这条被暴雨灌满的大沟又陡又深,李荣亮跳下去许久还没落到沟底,难怪他赶到时不见周有仁的踪影。李荣亮奋力上浮,刚露头吸了一口气,以逸待劳的周有仁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按了下去。

李荣亮小时候掏是把好手,所以水中功夫也相当了得。他抓住周有仁的裤子使劲一拉,两人急速向沟底沉去。仓猝之间的变化使周有仁狂灌了几口水,抓着李荣亮头发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李荣亮先期落入沟底,对着下沉的周有仁打了几拳,然后弓身弹出,拽着周有仁浮出水面。

本想将李荣亮淹昏逃跑的周有仁,反而被李荣亮折腾得奄奄一息,乖乖就擒。

李荣亮就是这样,不论是智取还是勇斗,毒贩子总会被他牢牢控制住。

在毒贩的中,李荣亮被描绘成了百变干身、不眠不休、能一眼洞穿人心的“神人”。很多吸毒、贩毒人员在交易时,原来发誓赌咒说“谁要叛变,出门叫汽车轧死”,现在成了“谁要叛变,出门就遇上李荣亮”。

毒贩子马大炮和郑淮北就说,怕着怕着就给碰上了,真是透了

凭借着这双“火眼金睛”,李荣亮在毒贩中不想成为都难。有些贩毒分子就是太惧怕李荣亮的神奇,所以他们在贩毒时常常会露怯,竭力想避开李荣亮,但总被他灵光一闪捕捉到或者是撞上了。庙岔镇的毒贩子马大炮和郑淮北就说,怕着怕着就给碰上了,真是倒霉透了。

2003年7月13日早晨7点多,马大炮和郑淮北到信阳贩卖毒品,怕碰上李荣亮,不敢坐车,他们来回都骑摩托车从弥陀寺乡抄小路绕过龙口街。马大炮知道李荣亮的厉害,他们村的毒贩子被李荣亮抓了三四个,他特意到龙口暗中观察了李荣亮几回,就是怕贩毒时一不小心撞上李荣亮而躲不开。

他们头天晚上赶到信阳交易,当日一大早就往回赶,骑了几个小时的摩托车,这两家伙累坏了。到了龙口与庙岔接壤的张寨村时,快到家了,两个毒贩子停下摩托车,坐在路边抽支烟,准备休息一会。

碰巧那天李荣亮也为了赶早好找人,到张寨村传唤一个嫌疑人,出了张寨村上了公路就到了他们停车的地方。李荣亮对同车的民警说,那两个人有问题,我们过去看看。民警问:“你怎么看出有问题?”

李荣亮小声对民警说:“注意别让他们跑了,你看他们的摩托车前有浮灰,这车肯定跑了很远的路。大清早跑了很远的路,这两人干吗去了呢?”

马大炮正抽着烟,突然一抬头看见了李荣亮,“妈呀”一声站起来拔腿就跑。

李荣亮每天早晨都要练一会跑步,马大炮还没跑过百米,便被李荣亮给逮住了。

这时,吓得坐在地上的郑淮北也已被民警迅速按住。

李荣亮在马大炮的摩托车暗箱里找到30多克卖剩的毒品和4000多元毒资。

李荣亮搂草打着了,意外抓获了两名毒贩,缴获了作案用的两辆摩托车及毒品毒资。

人说,怕鬼遇见神,马大炮和郑淮北终究还是没能躲开李荣亮。

抓的毒贩多了,经验积累多了,李荣亮对识别毒贩便有了一种直觉。就像一个武林,修炼到一定程度,就算敌手猝然背后来袭,他会很快感应到危险,迅速作出反应。李荣亮说,他对毒贩似乎就有这种直觉,有时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会让他产生某种直觉。

8月的一天,天气炎热,路上行人很少。李荣亮一身便服坐在上,和等乘客的公交车司机。这时从安徽临泉县庙岔镇方向驶来一辆机动三轮车,李荣亮注意到三轮车上只坐了一位50多岁的老汉。很快,这老汉提着一筐辣椒上了公交车。

李荣亮热情地说:“辣椒不错,买的吗?”

“是呀,我从闺女家回来,看到这辣椒不错,就从庙岔街上买了点儿回来。”老汉笑眯眯地说。

李荣亮又问:“哪儿的人呀,大热天的跑这么远?”

“孙召的。”

“噢!这辣椒叫人看着就想生吃。”李荣亮说着伸手去摸。

老汉的手抖了一下,似乎是想躲避着不让摸,又怕唐突,这几下动作,辣椒便从筐里掉下几个。

李荣亮拾起辣椒放进筐里,顺手往筐里插了一下,随即说:“我是派出所的,请跟我走一趟,协助查清一件事。”

老汉生气地提高嗓门说:“我又没犯法,凭什么跟你到派出所?”

“我是请你,不是带你。”李荣亮着说。

在龙口镇派出所,李荣亮伸手从筐里的辣椒中拽出一把韭菜,又从韭菜中抓出一个塑料包:“说吧,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

老汉吃惊地瞪大眼睛说:“你会看水?”李荣亮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事后,李荣亮对大家解释说:“庙岔镇的三轮,这么热的天专送一个人,肯定要比平时多出几倍的车费。老汉只提一筐辣椒,走亲戚应该是等天凉快了才坐车,这就是不正常的疑点。当天孙召逢集而庙岔不逢集,他说是孙召人显然在撒谎。如果是毒贩,他当时只穿了短裤褂,毒品不会在身上只能在筐内。我故意伸手去摸辣椒,他的手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证实了我的判断。我往筐里放辣椒时摸到了一把韭菜,顺势两根手指一夹,感觉里面有硬物,便确定了毒品的所在。”听完李荣亮的讲解,大家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

毒贩曾林也是在与李荣亮四目偶然相视时,他一生的便改变了。

2003年10月24日早晨7时许,云南省麻栗坡县的毒贩曾林、雷祥将毒品卖给了庙岔的龙金后,携带11.5万元毒资坐项城发往洛阳的客车返回。龙金一再叮嘱曾、雷二人。经过龙口时要防着李荣亮。说来也巧,车过龙口街,李荣亮骑摩托车正要下乡,坐在车门售票员位置的曾林不自觉地看了穿警服的李荣亮一眼,李荣亮也回头下意识地扫视了一眼车上的乘客。就那么轻轻一望,李荣亮立刻掉转车头追上了大客车。

李荣亮上了车,说:“很不好意思,各位,我是派出所的,有个情况要核实一下,耽误大家5分钟。”

李荣亮在向大家行注目礼时,心中已有了底,南方人的特点告诉他,他们是两人同行。

他走向曾林,似乎怕惊扰其他乘客,耳语般地问话:“你是哪里人呀,有身份证没有?”

曾林地回答:“云南麻栗坡的,有身份证。”

李荣亮继续问:“几个人一块呀,到这干啥呢?”

“就我自己,到庙岔准备收牛皮。”

“噢,没事了。”李荣亮把身份证还给了曾林。

李荣亮又径直走到坐在最后排的雷祥,同样是温和的轻声问话。

雷祥拿出了身份证,说他是出来来这找活干的,问他几个人一块,他说和门口的那个人一块的。

李荣亮说:“好吧,我们有个情况,希望你们一:位配合协助调查。”

在车上和路上,这两人一直问为啥要他们去派出所,李荣亮不说话。

到了,进了屋。李荣亮说:“来吧,把东西掏出来,说说事情经过。”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吓傻了,揣摩着李荣亮是不是已经掌握情况了。

“掏吧!”李荣亮一声令下。

曾林掏出了6万,雷祥掏出5万5。

看到这情形,李荣亮也有些意外,他迅速将两人分开单独审问。

两人的心理防线已被击溃,不到一个小时,曾、雷二人供出了下家,也供出了云南的同伙。

李荣亮整治“零包贩毒”,间接导致了当地毒品价格的一路上涨

李荣亮查毒的神勇表现,不仅令贩毒分子闻风丧胆,也令警界同仁刮目相看。

2004年8月份李荣亮被破格提拔到禁毒大队任副大队长,作了专职缉毒民警,一展所长。

李荣亮不负重望,频出重拳,或化装侦察,或单刀赴会,相继破获一批毒品大要案,抓获了一批吸贩毒分子。李荣亮的到任,让新蔡县城的零包贩毒分子更是如履薄冰,毒品最后“卖到”李荣亮手中的已不下十余人。

零包贩毒是整个贩毒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李荣亮首先对此动了大手术,间接导致了当地毒品价格的一路上涨。

2005年4月12日13时许,李荣亮和龙口派出所民警在后周庄抓获了毒贩万立,缴获毒品40克,手机一部。

回到队里,李荣亮正在大队讯问万立,万立的手机响了,李荣亮接听。

一个男子的声音:“东西弄着了没有?”

李荣亮随机应变:“弄着了。”

“东西好吗?”

“差不多。”

“上回太湿了。”

“这回可以呀。”

“那还是老地方见吧。”

李荣亮不知道在哪个老地方交易,就说:“那里不安全了,得换地方。”

13日上午9时许,李荣亮在一宾馆开好房间,请君入瓮。

11时许,这名韩姓男子刚进门,便被蹲守民警擒获。民警从其身上仅查获3元钱。原来这名来自驻马店市的瘾想“吃二馍”,一旦拿到毒品,就夺门开溜,这次他是溜不掉了。

12时许,李荣亮正要对韩姓男子讯问,一名叫汪洋的吸毒男子又打万立的手机要货。李荣亮知道这名吸毒人员的住址,这个瘾君子是个残疾人,看来他又旧病复发了。

李荣亮立即率民警赶到其家中,吸毒人员魏明被一齐带回大队。

当晚21时许,李荣亮用万立的手机接了一个电话,对方问是否还要货。

李荣亮马上说:“要!”

两人约在绿城广场附近见面。

绿城广场是县城居民夜的主要消遣场所,这时正是休闲的居民最集中的时候,毒贩选择此时此地交易,也算用心良苦。李荣亮略作布置,便按要求单刀赴会。在广场的一角,李荣亮与毒贩李东和陈金接上了头。李荣亮刚把两个东西(指小包毒品)拿到手,望风的陈金发现便衣缉毒民警围来,撒腿要跑。

李荣亮眼疾手快,一手抓一个。两个毒贩使劲往相反方向挣扎,李荣亮听到衣服“嘶”地一声,原来陈金的衣服让他给拽破了。李荣亮看到队友快冲到了,便放了瘦小的陈金让给队友,自己死死抓住了大个子李东。瘦小的陈金滑溜得像漏网之鱼,马上窜入人群不见了。

当晚23时许,李东的手机响了。一个男子说:“你给我的东西咋恁假,不够数,底兑上才两个。”

李荣亮说:“假啥?”

那人说:“是不是拿错了,给我换换。”

“不换。”李荣亮欲擒故纵,挂机了。

半个小时后,那男子又打电话说:“我来客人了,急着要20个货,还到老地方交易。”

李荣亮不知原交易地点,便说;“快夜里12点了,太晚,不去。”

“我就在百家福超市铁门那等你,不见不散。”

李荣亮很不情愿地说:“好吧,就去。”

李荣亮看见约定地点有个人蹲在那,便打手机,趁那男子接电话间,李荣亮上前按住了他。

那人一见是李荣亮,苦笑着说:“刚才我跟人时还在别人,怎么一个个都让李荣亮抓住了呢。笨!这下好了,笑人前落人后。”

这名叫闫武的男子经常零包贩毒,是赵空的马仔。

14日零时40分,李荣亮办妥手续,带民警赶到赵空家,桌子上有一把打火机和成卷的锡箔纸,吸毒人员李圆正在此吞云吐雾。面对神兵天降的李荣亮,二人呆若木鸡,被一起带走。

14日9时,赵空的手机上发来一条:我的手机号换了,再要东西打这个号。此人正是逃走的陈金。李荣亮哈哈一笑:“看来漏网之鱼又要上钩了。”

14日13时许,李荣亮处理完手头的几个毒贩和瘾君子,抽出空来,电话要陈金送10个东西。陈金不知是计,答应说只有6个。

15日9时许,陈金约李荣亮在一家超市附近的眼镜店交易。李荣亮刚刚赶到,此时一辆警车路过,陈金吓得越过马路溜走了。

15日13时许,陈金急于出“货”,再约李荣亮。

该是收网的时候了。李荣亮用手机与陈金周旋,确定了其具体位置,在一家网吧里将陈金抓获,这时他仍穿着13日被李荣亮抓捕时撕破的短褂。

押陈金回队的路上,陈金的手机响了,一妇女让他到新市场门石下等。

李荣亮赶到,一番周旋询问,才知此人原来是陈金。

陈母一直认为陈仍在驻马店某上学,近日听说儿子回来,却总是不见人,没想到儿子跑回来跟着李东零包贩毒。刚才还拒不认罪的陈金,见到痛哭不已的母亲,顿时泪流满面,立刻认罪服法。

15日17时许,吸毒人员阿霞打赵空的电话,要2个东西,约在新市场北大门见。

阿霞见到李荣亮,以为是赵空的马仔,说前天赵空的过生她没去,过两天再去。她今天只有50元,想要两个东西。

李荣亮说:“别急,咱现在就去见赵空。”

就这样,李荣亮整整四天三夜没合眼,他手下一组人马只有两三个人,问人、抓人、办手续关人,三天批捕6人,强戒3人,限戒3人,兄弟们都熬得架不住了。

李荣亮的搭档徐学斌说,李荣亮不仅缉毒技艺高超,而且精力过人,每天工作至少在15个小时以上,有时连续办案几天,兄弟们全累坏了,屁股一沾椅子就睡着了。李荣亮就自己问人、看人,还要考虑下一步的侦查方案,其实他比每个人都累。

抓毒贩和捉螃蟹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靠细致的观察判断发现疑点

李荣亮心思慎密,生得魁梧,又有一身好功夫。所谓艺高人胆大,李荣亮每次单刀赴会,总会马到成功。但有一次突发情况,却让队友们紧张万分。

2005年6月11日,李荣亮抓获了一个临泉毒贩,正在讯问材料时,收缴的毒贩手机响了,一个叫华子的驻马店人说,他要100个货,明天上午到新蔡交易。

12日上午9时许,华子相约到城东一河堤处交易,要求单刀赴会。李荣亮安排民警立即赶到附近蹲守,等他手机指令行动。他自己坐人力车去赴会。

来交易的是一对青年,李荣亮一看就知道是两个瘾君子。

李荣亮问:“钱带了吗?”

他们问:“货带了吗?”得到肯定答复,他们以不安全为由,要求到河堤下一片洼地交易。

李荣亮跟他们走了一里多地,看他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说就在这儿交易。

华子说:“再往前走一段。”

李荣亮说不交易就算了,故意转身往回走,借机拿出手机,准备通知民警调整部署。令他吃惊的是,手机在这里没有一点信号,再走几步还是没有。

这时华子二人喊住李荣亮,说就在这土坎下交易。

女子站在一边望风,李荣亮和华子讨价还价后,李荣亮要先看钱,华子想先看货。

僵持了好一阵后,李荣亮掏出一个红塑料包晃了一下,华子掏出一沓钱也晃了一下,谁也不肯先让对方细验。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埋伏的民警感到情况有异,拨打李荣亮的手机,无法接通,这是前所未有的事。难道中了毒贩的埋伏,李荣亮出事了吗?埋伏的民警赶紧骑上摩托车冲了过来。见同志们不招而至,李荣亮迅速制服了华子,那个女青年也乖乖就擒。

民警们打开那一沓钱一看,原来华子带的二万元钱,除了上面一张百元大钞外,下面全是冥币,难怪他不敢让验钱。而李荣亮所带的毒品,也不敢让验,因为全是细土。

回队里一审,原来是驻马店4名吸毒人员导演的“黑吃黑”闹剧。他们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那片区域手机没信号,便提前埋伏两人,一旦验明是毒品,立刻抢了就跑,然后其他两人来接应。由于李荣亮不愿向东走,且没验毒品,那两名瘾君子一直隐身没有露面。

当时,这场虚惊真吓坏了埋伏的民警,而李荣亮却把它当做小事一桩。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到来前夕,驻马店某报社曾想拍一组开展禁毒活动的照片,希望李荣亮能开展一次公开查缉活动。

6月22日上午8时许,李荣亮带两个民警在驻新公路黄楼乡境内设卡盘查。他们刚准备停当,这时过来一辆新蔡发往郑州的豪华大巴。李荣亮上车扫视了一遍乘客,径直走到后排右侧一男子面前,礼貌地亮明身份,并小声询问他哪里人,从哪来,到哪去,干什么,几个人同行。

那名男子支支吾吾,回答似乎很吃力,不知是天热还是紧张,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没想到这几句平淡无奇的问话从李荣亮嘴里说出,竟有如此威力。

除了那男子的回答吞吞吐吐之外,曾记者并没听出什么异样来,李荣亮却要求那名男子下车配合检查。

就在那男子经过车门时,一个瞬间的动作让曾记者开了眼界:那男子可能以为站在车门一侧背着采访包的曾记者是乘客,迅速将一小红塑料包塞到曾记者手中。

李荣亮过来说,曾记者拿的塑料袋里黑糊糊的东西就是毒品。

接着,李荣亮对该男子进行搜查,查出一个烟盒锡箔纸包的小包,里面是白色粉状物,李荣亮说,这是高纯度毒品。

曾记者赶紧抓拍镜头,认为就这么结束了。谁知李荣亮又出惊人之语:“他还有一个同伙在车上。”

李荣亮站在车门口飞快地扫描了一遍车内乘客,来到右侧靠车门的一个女青年面前,依次提问的还是那平淡无奇的几句话。

那女青年对答如流,神情自若。曾记者想,李荣亮这次恐怕走眼了。李荣亮说:“请打开包看看。”女青年说:“随便看吧。”

李荣亮看到包里有两部手机,于是他不再问话,命令那女青年跟他走一趟。

曾记者不解地问李荣亮怎么知道车上还有同伙,怎么就能认定是那女青年而不是别人。

李荣亮说,男青年身上没有手机,贩毒的人联系频繁,手机是必不可少的,那就肯定有人为他拿着。能把手机给别人拿着的,关系一定很亲密,从贩毒人员的心理考虑,这人一定是,而且应该是穿着、长相都还不错的年轻女人。根据这些线索,从车里筛选符合条件的女人就难度不大了。

回到缉毒大队,这名叫张永新的新乡男子,交待了同来新蔡购买10克毒品准备贩往郑州的犯罪事实。经过审问,李荣亮随即带人抓获了他的上线。

当曾记者问李荣亮何以有如此厉害的一双“火眼金睛”时,李荣亮说,他小时候特别喜欢在水里提螃蟹。是螃蟹洞还是鳝鱼洞、蛤蟆洞,他一眼就能辨别出。螃蟹洞又小又深,洞底有摊淤泥,掏蟹时只能用两根手指撮着伸进去。螃蟹很狡猾,只要有手指碰到它,它就贴着淤泥不动。这时,只要用手指轻轻一挑,螃蟹就会被激怒,用它的大钳子夹住手指不放。此时要有耐心和技巧,用另一根手指轻轻按住夹在手指上的蟹钳,慢慢往外拽。拽得太猛了,蟹钳便会断掉,蟹便负痛钻入淤泥中,再也抓不住。李荣亮发现,抓毒贩和捉螃蟹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靠细致的观察判断发现疑点,靠小心谨慎的心态进行抓捕行动,同时要掌握贩毒分子的心理,利用发问技巧令其露出破绽。

李荣亮在龙口查获过境毒贩上百,毒贩的威逼利诱、恐吓甚至以死相拼,他都经历过。李荣亮有句属于自己的名言:缉毒民警和毒贩都是背着头混,所不同的是一个随时可能做烈士,一个随时可能做死囚。

成都男科治疗哪个医院专业阳痿会导致男性不育吗阳痿的日常护理

沈阳著名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宁波哪男科医院好

杭州做人流到哪个医院